建筑装饰艺术欣赏

      古代琉璃建筑构件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经过长期的实践,在琉璃工艺不断提高的条件下,将琉璃釉涂在坯胎上烧制的各式各样的琉璃建筑构件。从实际功用上讲,琉璃瓦不吸水,降雨后屋面的荷重不会增加,从而保证了屋顶重量的稳定性,而且涂了琉璃釉后,瓦面变得十分光洁,雨水流动通畅,大大加强了屋面排水效果,解决了漏雨问题。后来逐渐演变为封建等级高低的一个代表,根据琉璃构件颜色、大小的不同反映出建筑等级的高低。

      建筑装饰艺术欣赏:

琉璃走兽

      仙人走兽分仙人和走兽两部分,其数量和宫殿的等级相关,最高为11个,每个走兽都有自己的名字和作用。
      仙人走兽最早出现于汉朝的明器上,开始并没有固定的使用规则,元朝以前多为武将,后逐渐形成定制。位于最前端的是仙人,即仙人骑凤,后面是走兽,通常数量为奇数,9为最高,依次是:龙、凤、狮子、天马、海马、狻猊、押鱼、獬豸、斗牛。但是在故宫的太和殿上,在斗牛之后又增加了一个行什,表示规格之高。其中龙、凤象征吉祥;狮子为镇山之王;天马、海马象征皇家威德通天入海;斗牛、押鱼可以兴云作雨,镇火防灾;狻猊则为能食虎豹的异兽,象征百兽率从;獬豸善辨是非,象征皇家的所谓“正大光明”;行什似猴,为押尾兽,因排行第十,故名行什。总之,屋脊上安装鸱吻走兽等物件作用有五个:一是平衡稳定,二是装饰、三是避邪,四是防火、五是防漏雨。

琉璃裙板

  多做方形,依据位置不同,大小不一。为琉璃照壁下端的组成部分。其表面多做有不同花卉等图案,并施以彩釉。

琉璃岔角

  因其使用位置而得名。多用于照壁壁心四角,均为三角形,主要起装饰作用。

琉璃大吻
  正吻又叫鸱吻、螭吻,是安装于建筑屋顶正脊两端的装饰件,龙头形,龙口大开,咬住正脊,系釉陶或琉璃制品。该正吻原安装于玉虚宫山门上,后因维修将其更换。地方建筑的正吻样式很多,相互之间风格差异也很大,正吻的形象也引出过不少传说趣谈,传说这种正吻是海龙王的九子之一,它属水,能激浪成雨,把它放在屋脊上可以当作灭火消灾的“镇物”;但又怕它吞下整条屋脊,故用宝剑将它牢牢扎住。龙所具有的那种威武奋发、勇往直前和所向披靡、无所畏惧的精神,正是中华民族理想的象征和化身。龙文化是中华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房脊上的龙文化,究其源可上溯至汉代。1960年,中国在湖北省沙市郊区发现现存最早的纪年脊兽。在一件筒瓦脊兽的瓦内壁刻有“元光元年”(公元前134年),距今已近2100年。可见中国建筑上出现吻兽,至迟在西汉时期就比较完备了。后期逐步由鸟形演变为鸱尾(传说是一种海中能灭火的神物),至中唐或晚唐出现张口吞脊的鸱吻。宋代以后龙形的吻兽增多,清时已很普遍,表面饰龙纹四爪腾空,龙首怒目张口吞住正脊,脊上插着一柄宝剑,艺术形象完美,称为“正吻”、“龙吻”、“大吻”。正脊以外的垂脊,戗脊上则常用兽头,这些兽头顺着脊的方向面向外望去,故名望兽。鸱吻最喜欢四处眺望,多饰于正脊上,它形似鱼尾,张牙舞爪,似乎要吞下整个屋脊,故又名“吞脊兽”。

  正吻通常为龙型,兽头朝内张口衔脊,背部以钉与屋脊相连。正吻位于正脊两端和垂脊的交汇点,此处是防水的最薄弱环节,因此其作用是加固正脊,防止漏雨。正吻主要用于高等级殿堂,如宫殿、坛庙等。

合角吻

  合角吻是指安装在盝(lū)顶平台、重檐顶(如重檐庑殿、重檐歇山)第二檐以及墙脊的转角处,由两个吻兽组成,呈90度。阳角的为阳合角吻,阴角的为阴合角吻。有时两吻使用一个剑柄,有时则用两个剑柄拼成90度。合角吻的作用在于保护角柱外皮,并起装饰作用。此外,合角吻的使用受到等级限制,只有使用正吻的屋顶才有合角吻,如果屋顶等级较低使用望兽,则转角处用合角兽,不使用合角吻。